遇冷 曾見諸報端的稱重查驗區如今幾乎無人問津,也無人值班 攝/法制晚報記者 石愛華
  偷用 商戶們用私秤給顧客稱重,這些秤平時藏在攤位里 攝/法制晚報記者 石愛華
  法制晚報訊(記者 石愛華) 去年11月,北京最大的海鮮市場——大紅門京深海鮮市場開始試水超市化管理,市場北廳的零售區採取“統一稱重”,以杜絕商戶缺斤短兩。然而近日《法制晚報》記者發現,京深海鮮市場內統一稱重區幾乎無人問津,各家商戶又重新使用私秤,各種貓膩也卷土重來。所謂的“超市化”管理,不過是“曇花一現”。
  對此,市場管理方承認在監管環節中確實有漏洞,以後將加強管理,確保“超市化”的實施。
  去年,北京市丰台區食品安全委員會決定在京深海鮮市場實行“超市化”管理,規範海鮮產品市場經營。
  京深海鮮市場的負責人曾表示,從去年11月1日起,零售區域實行“強制性”統一稱重,已經通知所有商戶停用私秤,日後如有發現商戶不使用公共秤,可能會進行處罰。
  市場在稱重查驗區派人值班,幫顧客稱重並打印小票,商戶們會在發票上蓋上自家的印章,標明攤位名稱和攤位號,以便出現問題後顧客方便尋找攤位地址。
  據介紹,這一改革涉及到市場北區一百多個商戶,占京深海鮮市場攤位的三分之一。市場負責人表示,試點成功後將可能在整個市場推開,實現全面超市化管理。
  隨著氣溫升高,這些天京深海鮮市場里顧客也逐漸增多,不少顧客發現,隔了一個冬天,京深海鮮市場已經恢復了原來的管理模式。
  此前,京深海鮮市場試水超市管理的區域主要集中在北廳。但上周,市民王小姐前往該區域購買海鮮時,卻發現此前商戶們被停用的私秤又重新出現。稱重查驗區倒是還在,但是值班人員已不見人影兒,更不要提打印小票。
  王小姐購買了幾隻螃蟹,在私秤上稱足有兩斤多,但她獨自來到稱重查驗區查驗時卻發現重量大大縮水。“超市化管理起碼能保證不坑人,買個放心,可這改革還沒幾個月就又沒了,難道之前只是作秀嗎?”王小姐很是不解。
  記者探訪
  統一稱重受冷落 值班人員不見影兒
  為一探究竟,記者分別於3月22日、3月25日和3月26日的下午來到了京深海鮮市場。
  去年11月曾見諸報端的稱重查驗區仍在原處,“稱重查驗區”幾個大字很是顯眼,兩臺電子秤也可以正常使用。記者探訪時,均是客流較多的時候,但每次觀察的兩個多小時里,都沒有看到一個顧客在商戶的陪同下前來稱重。
  去年採訪時,稱重查驗區均有值班人員,他們原本每天9點就該到崗,但記者三次探訪,均未見到值班人員的身影。
  私秤平時藏攤位 商戶偷摸用無人管
  統一稱重用不上,那顧客買了海鮮如何稱重?
  3月26日,記者在北側大廳門口一處攤位選購了一塊三文魚。攤主沒有帶記者到稱重查驗區去稱量,而是掀開一個泡沫箱子,箱子底下正是一臺電子秤,老闆熟練地將魚放好,並按了計價功能,未打印任何小票。
  這並不是偶然現象,記者三次探訪發現,幾乎所有攤位都又重新使用私秤,每當有顧客購買海鮮時,攤主就會將海鮮拿到柱子後或者櫃臺底下,原來電子秤就藏在那裡。
  隔著櫃臺,顧客都很難看見秤,更是很難看清楚電子秤上顯示的重量等,不上心的人更是任憑商家說多少斤就多少斤。
  被問及為何不見統一稱重時,攤主們稱,“現在都是各稱各的,在哪兒稱都一樣。”
  各自稱重問題多 以前貓膩都回來了
  真的在哪兒稱都一樣麽?記者在稱重查驗處附近再次購買了一塊三文魚,攤主報價45元每斤,稱重後總價101元,以此推算三文魚約有2.24斤。
  隨後,記者要求到統一稱重處檢驗一下,卻遭到了老闆拒絕,“用那個稱的話得70一斤”。隨後,老闆調試了一下電子秤,表示“準秤”的價格是105元,這塊三文魚瞬間變成1.5斤重,與先前相差甚遠。
  記者多次觀察,不少顧客購買海鮮時,商戶缺斤短兩的現象仍然存在,如果顧客提出要去統一稱重區稱重,價格就比報價增加了不少。除此之外,之前常見的偷摸往袋子裡加水和死海鮮“壓秤”的情況也都“卷土重來”。
  監督崗唱“空城計” 監管電話常打不通
  “超市化”改革前,京深海鮮市場的西門、北門值班室內和北廳大廳里都有公平秤,顧客離開時均可順手查驗一下海鮮的重量。但如今,西門和北門值班室內的電子秤都撤除了,取而代之的是院內停車場中央設立的崗亭內擺了三臺電子秤。
  但記者三次探訪時,崗亭內均無人值守。崗亭上公佈有監督管理人電話,但記者前後撥打數次均未打通。
  據一些顧客和周邊商戶稱,監管員中午有時不上班,但這個時候恰好是顧客人最多的時候。
  3月22日,記者探訪時,有顧客在北廳大廳內的稱重處查驗,發現海鮮重量“縮水”,她想要在監督崗尋找監管員時,卻發現崗亭內無管理人員。記者跟隨顧客來到北門和西門值班室內,當時有多位穿迷彩服的男子值班,但他們稱自己不是監管員,不管這事兒。
  顧客無奈只得自己去找商戶討說法。“之前跟門崗的人說,他們還能跟顧客一起找商戶,對商戶進行處罰”,該顧客說,“怎麼現在都沒人管了?商戶不明目張膽耍花招才怪。”
  今天上午,記者再次撥打監督電話時,終於接通了電話。該工作人員表示崗亭的值班人員是其他崗位輪崗上班的,可能有一些其他任務時候會不在,電話打不通只是個意外。
  各方說法
  商戶:排隊結賬太麻煩 私秤方便做手腳
  為什麼超市化管理一時光鮮後又受冷落呢?記者採訪時,商戶們吐露了真話——耽誤時間、耽誤生意。
  由於市場稱重查驗處不多,每次結賬,攤主都要派人與顧客一起到稱重處測量,如果整個北廳都要去的話,在高峰期勢必會排隊結賬。
  無論商戶還是顧客都不願意等,甚至個別顧客自己會提出用私秤稱重的要求。
  採訪中有攤主並不避諱說起缺斤短兩的事情,甚至說一直以來大家對京深的印象就是“分量不足”的。
  但攤主認為這不單方面是商戶的問題,很多情況下是顧客叫價太低,商家為保住客源不得不答應低價賣出,為了保住成本只好在秤上做手腳,畢竟十幾萬的租金要付,而統一稱重則無法動手腳。
  市場:監管有漏洞 馬上開會解決
  就此問題,今天上午記者採訪了京深海鮮市場相關負責人薑先生。
  FW(法晚):統一稱重為何消失了?這是否意味著“超市化”改革失敗?
  薑:從開始實施到現在,市場一直在要求統一稱重,從沒有取消過“超市化”管理模式。出現這種問題可能是在監督環節有一些疏忽,讓商戶們鑽了空子。
  FW:統一稱重處為何沒有值班人員了?稱重崗亭管理員為何時常不在崗位上?
  薑:稱重查驗處的值班人員確實取消了,改為在崗亭內設置了值班人員。崗亭上班人員為輪崗,從其他崗位借調,但京深海鮮市場的人員有限。接下來市場會馬上召開大會,會加大對值班人員的管理,避免漏洞出現,保證“統一稱重”。
  FW:“超市化”改革是否能繼續?難點在哪裡?
  薑:市場與超市確實存在很多差異,市場要控制宏觀方面的問題,比如食品安全,商戶經營許可,整體環境等等,做到明碼標價很難實施,採用統一結算就造成了商戶人力和顧客時間成本的增加。
  京深海鮮其實一直以來想要引入電子化結算的掛秤,這樣的電子秤商戶不能更改標準,同時銷售量和銷售價格市場都能夠直接採集數據,這樣可以控制缺斤短兩等現象。
  但這需要一定的成本,過程也並不簡單,目前情況下,只能實施“超市化”管理。
  丰台食安委
  將與工商聯合管理督促市場統一稱重
  今天上午,丰台區食品安全委員會一位工作人員表示,京深海鮮市場的超市化管理改革確實一直在進行,這也是海鮮批發市場改革的未來趨勢。
  談及記者的發現和商戶們的反映,該工作人員表示,超市化管理在一定程度上確實保證了消費者的權利,但確實也增加了市場方的管理負擔,所以會出現漏洞。
  上午11時30分許,該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已經聯繫京深海鮮市場瞭解情況,市場方稱檢查工作一直都在進行,最近因為市場收費季度到來,工作人員多去忙著收費可能出現監督漏洞。市場將徵集商戶意見,併在此基礎上加大處罰力度,敦促商戶實施統一稱重。
  該工作人員表示,食品安全部門及工商部門將會聯合市場共同管理,併進一步到市場調查情況,督促市場加強人員方面的管理,爭取避免類似情況發生。
  文並攝/記者 石愛華  (原標題:超市化歇了 京深私秤又抬頭 新規“曇花一現” 統一稱重遇冷 商戶偷用私秤 坦承可做手腳 市場承認監管有漏洞)
創作者介紹

花蓮民宿易樂網

sr76srrad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