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屆香山論壇昨日結束,作為升格後的首屆香山論壇,吸引了47國代表參會,亞太安全的主題也引發熱議。昨日,軍事科學院副院長何雷中將接受南都記者專訪,談及香山論壇討論中出現的一些“火藥味”時,何雷坦誠地表示,談了就可能有交鋒,我們不需要一個聲音。
  談論壇開放
  讓外界看到中國軍隊的變化
  南都:我們註意到,今年是第五屆香山論壇,無論是組織、會務,還是邀請不少外國媒體前來採訪,都可以看到,本屆香山論壇的開放力度比以往大很多,為什麼做出這樣的安排?
  何雷:此前的四屆香山論壇,每一屆都圍繞亞太地區的安全、合作、穩定發展這些主要議題,但主要是亞太國家的一些專家學者、智庫來進行交談,形式主要是大會交流和小組討論相結合。
  論壇走向更加開放,是因為開放是世界的一個大趨勢。現在世界趨勢可以用四句話概括:“世界多極化、經濟全球化、社會信息化、文化多樣化”,中國要走向世界,世界要瞭解中國,也需要瞭解中國的軍隊,所以說開放適應新形勢、新變化,我們中國軍隊要以良好的形象出現在世界舞臺上。
  南都:包括一些官方代表團在內的外國代表齊聚北京參加論壇,這是否也是中方主動滿足外國對中國軍隊信息渴求的舉措?
  何雷:香山論壇由中國軍事科學學會主辦,雖然用學術團體名義來辦論壇,但仍和軍方保持了密切的聯繫。學會於1991年成立,是一個學術性、群眾性團體,由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主管,軍科院本身是中央軍委直接領導的中國軍事科學的最高機構。
  請這麼多亞太地區國家的防務部門領導和學者來,第一是要對中國進行瞭解,瞭解中國和平崛起的道路,以及改革開放30多年來的變化;第二也是要讓他們看到我們軍隊的變化,我們軍隊按照習主席提出的“聽黨指揮、能打勝仗、作風優良”強軍目標,堅持走富國和強軍相統一的道路,建設鞏固的國防和強大的軍隊,維護我們國家的主權安全與發展利益,為亞洲乃至世界的和平發展,做出中國人民解放軍應該做出的貢獻。
  談現場交鋒
  論壇不可能只有一個聲音
  南都:本次論壇的現場討論很熱烈,哪些是你印象比較深的、在你看來比較有建設性的?
  何雷:我感受比較深的主要有以下幾點。首先,大家都是為了和平而來,不是為了鬥爭而來,大家都有一個良好的願望,都是圍繞亞太地區的合作穩定共贏的目的而來的;第二,大家暢所欲言,能夠把自己國家或者自己的觀點開誠佈公地講出來;第三,國與國之間也利用這個平臺,會上會下進行了廣泛交流。
  剛纔我會見菲律賓副總長的時候,他剛剛在大會上作了發言,我說中國和菲律賓有著傳統的友好關係,歷史上領導人的關係也十分親密,現在圍繞南海海域的一些島嶼發生了一些爭議和衝突。但我贊同菲律賓副總長的觀點,這不是中國和菲律賓關係的全部,只是關係的一部分。我們要從大局出發,維護兩國之間的友誼和發展,但這些具體問題又不能不解決。具體問題怎麼解決?就要通過和平協商談判,而不是通過武力來解決。
  南都:國與國之間的看法並不一致,這種不一致也在論壇中體現出來,你如何看待會上的交鋒和“火藥味”?
  何雷:這是難免的,40多個國家,來了以後不見得是一個聲音,都有各自的國家利益,也有領土上的糾紛,還有歷史遺留的問題。這些問題大家總是要談的,談了就可能有一些交鋒,如果沒有交鋒,大家都一個聲音,第一不可能,第二我們也不需要一個聲音。一個家庭,兩口子經常還要吵架,更何況是兩個國家。
  談未來發展
  尚無升格為官方論壇打算
  南都:今年香山論壇從二軌升為一軌半,未來有繼續升格為官方論壇的打算嗎?
  何雷:現在還沒有這種打算。一軌半這種形式,可能更加靈活,效果更好,我認為有三點好處:第一,借助香山論壇,能夠為亞太國家防務部門的領導提供增進互信與瞭解、闡述自己國家觀點的平臺;第二,為亞洲各國防務部門的領導和學者提供共同討論、彼此影響的機會,讓學者瞭解官方的觀點,也讓官方瞭解學者的觀點,充分發揮智庫的作用;第三,原來我們主要邀請學者,現在把官方的也請來,讓亞洲各國的官方代表團瞭解中國和平發展的政策,瞭解中國防禦性的國防政策,瞭解中國積極防禦的戰略方針。
  南都:今後論壇在議題設置上,會不會涉及新的領域?
  何雷:香山論壇每一年都有不同的議題,根據當時的情況而定。比如今年是“合作與共贏,構建亞洲命運共同體”,圍繞亞洲安全的地區架構、海上安全、反恐等具體問題開展。我想今後香山論壇主題不會變,就是圍繞亞太地區國家的和平、發展、合作和共贏,具體議題可能有所不同。習主席今年提出“亞洲新安全觀”和“亞洲夢”、“亞太夢”的精神,香山論壇今後會致力於實現上述理念。
  觀察
  香山論壇不再“紙上談兵”,軍隊對外交流更“立體”
  本屆香山論壇的一系列信號表明,中國軍隊對外已不再滿足於“點”和“線”的交往,從軍方高層到普通士兵,從軍隊代表到會議組織方,中國軍隊積極嘗試“立體”交流,主動發出自己的聲音。
  今年香山論壇一大變化,就是由二軌升格為一軌半。升格後,官方對論壇亦高度重視。
  近兩年來,中國國防部長鮮有參加一軌半防務論壇的經歷。在香山論壇第一次全體會議,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常萬全上將發表主旨演講,用30分鐘闡述“中國軍隊與亞太安全”。當晚,常萬全又親自做東,在八一大樓主持國防部歡迎晚宴,歡迎與會代表。南都記者註意到,晚宴原定於7點開始,包括馬來西亞、塞爾維亞等國的國防部長約提前半個小時到達後,從將軍到普通軍官,再到士官,都對他們給予熱情招待。現場一位年輕的中國士官,還用英語為參加晚宴的外方人員引路。
  昨日,副總參謀長王冠中又全程出席了上午的兩次全體會議。南都記者註意到,王冠中全程始終保持微笑,認真聽取代表發言。在茶歇期間,王冠中還主動與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進行交流,歡迎其參會。
  今年論壇升格後,首次邀請亞太國家防務部門領導人或武裝部隊領導人參加論壇。沒升格之前,由於均是學者參加,他們在論壇並沒有機會直接和外方的官方人士交流。
  因此,中國軍方也派出“精兵強將”參會。據瞭解,此次參與香山論壇的軍方代表共有十餘名,均是來自海、陸、空、二炮各軍種的頂尖專家學者。他們中絕大多數會講流利的英語,還有幾位會講德語、法語。論壇期間,他們多次主動與外方代表進行友好交流,闡述對於地區安全和國際形勢的看法。
  對外交流原則底線也必須堅守,遇到爭議問題,中國軍隊代表也積極回應。
  昨日上午,菲律賓武裝部隊主管計劃的副總參謀長羅薩里奧少將,在全體會議發言,他闡述了菲方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,稱菲方認為南海問題應通過國際法來解決。尤其值得註意的是,在羅薩里奧的發言中還將南海稱為“西菲律賓海”。羅薩里奧一時成為會場關註的焦點。
  羅薩里奧發言後,中國戰略文化促進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羅援少將進行了現場提問,併在提問中表達了對南海問題的一些看法。
  羅援首先感謝羅薩里奧坦誠介紹了菲律賓在南海問題的政策主張,並表示非常同意羅薩里奧提出來的“南海問題不是中菲關係的全部”的主張。隨後,羅援直言,“不可否認,南海問題是阻礙中國和菲律賓關係發展的一個重要的障礙。剛纔你所提的‘西菲律賓海’,這是菲律賓的主張,而在國際社會上管南海叫南中國海,這就是一個分歧和爭議。”
  羅薩里奧回應稱,“我們有權利去命名我們的後院,我們也通過了法律,正式命名那一片海域叫‘西菲律賓海’。我們也在強化這樣的概念,那就是這一片區域是菲律賓的‘領土’。”
  會議休息間隙,羅援在接受多位記者採訪時表示,羅薩里奧的回答迴避了自己的提問,就“共同管控爭議”的建議並沒有給予積極的回應。
  不過,羅援也對南都記者表示,升格前,如果單純是學者之間的會議,並不會有和外國官方進行接觸的機會。
  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係研究中心副主任趙小卓認為,今年開始,會議討論不再“紙上談兵”,學者們的觀點,借助與會的各國軍方和國防部高級別代表,也能傳達至其國家高層,軍隊的對外交流變得更加“立體”,這是一種全新的嘗試。
  採寫:南都記者 陳磊 商西 吳斌 發自北京  (原標題:談了就可能有交鋒 我們不需要一個聲音)
創作者介紹

sr76srrad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